一个小小号

我是你的

别动,你不怕痛啊”

   这是冯希瑶对洪一诺说的第一句话。

   彼时正是夏日的午后,窗外蝉鸣不断。洪一诺放下看手机的手,抬起头,恍惚间看到了一片白色。

   冯希瑶半蹲在洪一诺面前,用酒精和棉球给她擦拭着伤口。颀长的身影在灯光下略显单薄,微卷的长发,精致的面容,构成了一幅完美的油画。

   洪一诺不耐烦的敲着桌子的动作慢了下来,她发现那群直男猪队友居然没有汇报错情况。

   难得没有看走眼啊

  于是,洪一诺微微点了点头,摆出一副可怜兮兮却又吊儿郎当的表情低下头,趴在冯希瑶的耳边说

   “冯医生,你轻点啊,我怕疼”

   冯希瑶面无表情的抬起头,对上小孩那自以为可怜实则很蠢的表情,心想

    这小孩不会傻了吧?


  


  


    他们老大最近有点奇怪

    在又一次小弟A以为自己失手用球砸到洪一诺洪一诺却没生气而是屁颠屁颠的跑去医务室后,他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医务室里,正在翻阅医学杂志的冯希瑶抬起头。

   “怎么又是你”

    洪一诺捂着头,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说

   “冯医生,我砸到头了。还有,你戴眼镜真好看”

     “...我看你没事,出去”


  


     校霸追人,总是有一套自己的方法

   在小洪同学保持一周五次受伤进医务室的频率和助攻小弟们送的早餐,晚餐,零食下,洪一诺和冯希瑶成为了朋友,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也挺好的嘛,不是说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吗?小洪同学这样安慰自己。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能不能成功决定权在另一半上面。明明我们一诺同学保持一天十条的短信,冯医生就是不回她。


  


   洪一诺觉得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她决定发挥自己不要脸的精神。

   于是,在一个初冬的傍晚,医务室里的冯希瑶再一次见到了洪一诺。

  彼时,冯希瑶正在做笔记。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几缕发丝飘落,在初冬残存的几缕余晖照耀下,平日里有些冷峻的脸庞多了几许温柔。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嗯?”洪一诺迷迷糊糊的回答

     “我说你怎么了,还有你到底在想啥”

     “没没没,我刚刚走神了”洪一诺慌乱的摆摆手,竭力掩盖她脑子里闪过的东西。

      “冯医生,我受伤了,你帮我看看好不好”

       冯希瑶看见洪一诺再次用她那可怜兮兮的表情望着她,好像不太聪明的亚子。她叹了口气,示意洪一诺坐在她身旁。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冯希瑶小心翼翼的用棉球擦拭洪一诺的手。少女很瘦,全然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丰盈,腕骨分明,隐隐约约还能看见旧伤的痕迹。

    “那你会心疼我吗?”没有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语气,这次洪一诺问的格外认真。

    冯希瑶抬起头对上洪一诺的双眼。洪一诺的眼睛总让冯希瑶有一种空山新雨后的感觉,清新不做作。

    她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有人的眼睛可以这么好看,像是雨后的竹林。

    愣了一会儿神,面前的人已经站起身来,鞠了一躬。

    “冯医生谢谢你,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望着小孩远去的背影,冯希瑶落寞的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什么。

    我还是有一点心疼的啊


   


    小弟B对于他们老大最近魂不守舍的状态表示十分担心,老大最近和手机走的特别近,像是失散多年的亲人。

   小弟B再一次把洪一诺从电线杆前拽了回来,就看见冯希瑶正从对面走来。

   他拍了拍洪一诺,不理会洪一诺杀人的眼神,只是朝前指了指,刚刚还魂不守舍的老大立刻顿住了。

   冯希瑶快步走到洪一诺身边,看见小孩那大大的黑眼圈,她心疼的摸了摸洪一诺的头。

   洪一诺起初还在发懵,感受到头上的温热后,她狠狠的甩掉了冯希瑶的手,带着哭腔的朝她吼道

   “你走开啊,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好不好,让我好好忘了你好不好”

    冯希瑶看着小孩通红的双眼,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她揉着洪一诺的卷发,在她耳边轻声说

   “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回答你的问题吗”

    “嗯?”

     “我说,你那个问题,我的回答是会啊”

     小孩毛茸茸的脑袋钻了出来,满脸泪痕的问

   “你不会骗人吧”

    “不会啊,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

     “冯希瑶喜欢洪一诺”

  


夏天

刘人语喜欢夏天

   苏芮琪是知道的


   她知道刘人语喜欢夏天,喜欢夏天里冰凉凉的甜橙味汽水。喜欢夏天午后微微有些刺眼的阳光透过教室外树荫撒下的斑斑点点的碎光。喜欢夏天傍晚天边的一缕红红的火烧云,镶嵌在暮蓝色的天边,像极了一幅佳作。喜欢夏天篮球场上热情的氛围。


   但她不知道。


    刘人语喜欢的不仅仅是夏天。

   她喜欢的是和苏芮琪一起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买的冰汽水,两人互相嫌弃对方,却还是你一口我一口喝着冰汽水的夏天。


    她喜欢的是夏日午后阳光撒在她的大辣鸡身上时,阳光将苏芮琪平时英气十足的侧脸变的柔美,把她的小狼狗变成了小奶狗。


   她喜欢周末回家时,和苏芮琪一人一只耳机听歌时,抬起头看见的天,天上镶嵌着的火烧云。


    她喜欢篮球场上高高跃起的身影。宽大的球服迎风飘起,露出白皙的腰和紧实的腹肌。喜欢苏芮琪进球那一刻看向她那臭屁的眼神。


   这才是刘人语喜欢的夏天,但她从来没告诉过别人。她知道苏芮琪这个傻傻的直男永远也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所以当苏芮琪举着一封粉红色的信,满脸通红的站在她面前时,她被吓到了。


    这傻子不会发烧了吧?


    苏芮琪虽然不懂刘人语心里的想法。但她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刘人语。

     可能是元旦汇演时,女孩弹着吉他,用她清澈的嗓音唱着歌,结束的那一刻苏芮琪看到了她眼中的满天繁星,美得让人窒息。

   

    也可能是学校后门的小巷里,女孩喂猫的身影将她的目光吸引住了,久久不能忘却。


    她记不清了

    和刘人语度过的时光好像很长很长了。


    也只有苏芮琪这个大傻子会在孟美岐和傅菁两人的教唆下,鼓起勇气来和刘人语告白了。


    她满面通红的站在刘人语面前。刚刚傅菁和孟美岐嘱咐过的话全忘了,只好把情书往刘人语手里一塞,转头就跑。


    刘人语在看到苏芮琪手中粉红色的信时,就明白了什么。但她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

    她怎么知道那个傻子情书一塞就跑了,有这样表白的吗?这个女朋友可以退货吗?


    刘人语实在没办法,拉住苏芮琪的手,趴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说

   “完了,我喜欢的人给我写情书了,我该有什么反应呢?”


     苏芮琪一听心里大惊

     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是我先来的。


     她僵硬的转过身,对上刘人语笑眯眯的眼睛问

    “那你答应他了吗?”

     

     “可那个给我写情书的人就站在我面前啊,你说我要不要答应”


      苏芮琪突然反应过来,震惊的看着刘人语。刘人语却勾起嘴角。


      “怎么啦,我的小女友”


        刘人语喜欢夏天,也喜欢苏芮琪